欢迎来到欧洲杯2021什么时候开始-Welcome

400-0781288

您的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产品中心 >

倾倒牛奶、裸贷打投、无脑维护谁是选秀畸形化

时间 2021-05-15 21:52

  而《青你3》的“打投”设定是要求粉丝购买赞助商的商品,也就是牛奶,打开瓶盖扫码投票。

  粉丝根本不需要提货,二道贩子们收了钱就直接将牛奶交给村里的大爷大妈倒掉。

  而前几天,《反食品浪费法》正式通过,粉圈毫无底线的浪费刚好撞到了枪口上。

  先是被爆出疑似拥有中国加拿大双重国籍,在韩国和国内参加选秀摆出两幅面孔,

  在某些招聘平台或找工作的帖子中,这家公司的招聘信息中包含了很多涉黄行业黑线年,在某次清查行动中,警方在这家KTV里抓获了14名涉嫌吸毒人员,责令其歇业整顿。

  但该KTV屡教不改,2014年还被曝出,陪唱小姐公然给顾客“推销”毒品。

  继老赖之子周震南、传销之子周柯宇后,居然还有“毒子”企图进圈捞钱,内娱是垃圾回收站吗?

  面对板上钉钉儿的事实,余景天的粉丝们还在拼命维护他,拿“罪不及子女”、欧洲杯。“还是个孩子”给自家哥哥洗白。

  正是因为有这么多粉丝洗地,那些德才都不兼备的污点爱豆,才能留在娱乐圈里蹦跶,甚至成为圈内常态。

  被曝出父母欠款9亿却拒不偿还的周震南,不仅综艺节目一个接一个地上,还成了选秀节目的导师,妄图洗白;

  因父亲开过传销公司、骗钱跑路而被传退赛的周柯宇,不仅顺利成团出道,还要继续活跃在大众面前。

  还有发表敏感言论的“九漏鱼”任豪,面对日本要将福岛核电站核废水排入大海的行径,他大胆开麦:中国人帮助日本建一个更大的罩子,来展现一下中国力量和中国制造。

  但这些事情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,节目照上、演唱会照开,反正有大批粉丝拥护。

  法制咖都能全身而退,私生活混乱的就更加有恃无恐,所以这两年频频有爱豆曝出恋爱、劈腿等丑闻。

  《创造营2021》中的刘宇的粉丝,就和余景天的粉丝进行过限时5小时的集资活动,最后刘宇粉丝集资了340万元,余景天粉丝集资了200多万。

  比如某社交平台会设置以新人为主的新星榜、聚集当红明星的内地榜,为了帮爱豆从新星榜“搬家”到内地榜,不少粉丝会用花钱打投的方式。

  有网友爆料,曾有两位爱豆的粉丝为“搬家成功”,集资、做数据、互相内涵、辱骂等一系列battle,最后两家粉丝分别为此花了六七百万。

  饭圈还有一种言论是“数据好了资源才能跟得上”,于是经常有粉丝battle杂志、唱片销量,甚至出了销量评比,以自家销量进了top为豪。

  有个词叫“咬一买三”,意思是学生粉丝能买100张就咬咬牙买300张,有工作的粉丝要多买三倍。

  除了刷数据、炒销量、买热搜等,粉丝们还会为爱豆线下应援,包括花钱包下大屏、地铁广告牌、灯光秀等,某平台上直接明码标价,方便粉丝们集资。

  如今,爱豆中最受追捧的人设就是“富二代”,老赖之子周震南、老赖之女虞书欣,海南富婆吴宣仪,都吃到过这个人设的红利。

  粉丝要真是人均富婆也就算了,其中绝大部分可是靠爸妈养的学生,或者月入没过万的上班族。

  而爱豆们也大多从素人入圈,年纪小,学历有限,抽烟、抄袭、互怼......

  本以为蔡徐坤、杨超越们的出现,会重新燃起全民选秀的热情,没想到短短三年时间就逐渐走向末路。

  虽说也有未成年粉丝背着父母花钱发短信,或者批发手机卡、专业公司代投、大街小巷找人借手机投票的行为。

  但参赛的选手大多草根出身,最后成功出道的也都是有才华、有辨识度的实力派。

  2018年初,《偶像练习生》的意外爆红,让资本看到一茬茬“韭菜”,开始扎堆入局偶像经济。

  除了演艺类公司,一些没有相关经验的文创产业集团也开展了练习生培育项目,大量地筛选、训练、包装年轻艺人。

  但这些孵化男团女团的公司,只想尽快推出新人,到选秀市场中分一杯羹,签约艺人的整体水准只能越来越素人化、低龄化。

  实力不够,营销来凑,为了节目效果或捧红艺人,节目组为很多选手量身定制的人设和剧本。

  “美丽废物”、“小作精”、“富二代”、“回锅肉”等等,精准击中不同粉丝群体的喜好。

  而节目也会用剪辑引导观众,《创造营2021》为了突出“喜剧人”,第一期节目剪掉了导师宁静夸的“和声最好听的组”张星特组的表演。

  《青春有你3》也为了播放量,把营销的重点放在了更出圈的导师助理虞书欣身上,并率先登上热搜。

  节目组还会通过组“CP”炒热度、排名下滑来虐粉等行为,去操控观众的打投选票。

  粉丝们以为是自己发掘了某个爱豆的亮点,其实不过是节目组和背后资本的刻意引导。

  受关注度最高、镜头最多的往往都是背靠大公司的“皇族”,比如乐华娱乐、哇唧唧哇、泰洋川禾等公司的选手。

  《创造营2021》中被网友吐槽的“糖果超甜”,成员们是通过赛前选拔组成一队的。

  当时他们以为自己是因为抢手获得了节目组的力推,其实是被选来以哗众取宠制造热度的。

  家境普通、实力不俗,一直没签公司的张楚寒,被《创造101》、《青春有你2》接连淘汰。

  纪录片《女团》中,张楚寒父亲对执着追梦的她说了句:“就凭你们几个小姑娘?”

  近几年练习生泛滥,很多人签了长达十几年的合约,却一直没有露脸的机会,想解约还要赔偿百万违约金。

  那些靠人设、营销炒起来的爱豆们也走不远,于是粉丝们就成了平台和背后资本重点“收割”的对象。

  随着选秀的火热,各大平台冒出了大大小小100多个榜单,以广告位、活动门票等福利,诱导粉丝以“手动投票+花钱”的方式氪金。

  据说曾有粉丝为两位爱豆争夺“最受欢迎内地男歌手”,票数折合成现金高达一千多万。

  很多营销号也会为了流量拉踩、挑拨饭圈攀比,为了爱豆的面子,粉丝们只能疯狂氪金打榜争第一。

  而且,更可气的是,所谓的大粉和后援会也会煽动粉丝们集资,包括上文提到的“惩罚制”,还有给爱豆卖惨。

  朝气蓬勃的学生,耗费自己青春、金钱,消耗亲情,用透支未来的方式,当了资本掘金的工具。

上一篇:欧洲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!没参加德云社封 下一篇:欧洲杯年产50套铸造造型生产线项目